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关于我们
本所简介
所长致辞
联系方式
拉美动态
拉美快讯
聚焦中拉
研究资讯
国外研究
国内研究
资料分享
项目合作
本所动态
合作机会
拉美万象
拉美概况
拉美百科
·主页 | 研究资讯 | 资料分享
特朗普时代 美国与阿根廷的关系怎么了?
信息来源:国际在线     日期:2017-08-28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孙宇):随着近日美国宣布对从阿根廷进口的生物燃料征收最高64%的反补贴关税,作为世界第一大生物燃料出口国和美国在拉美重要“盟友”的阿根廷,正面临着生物柴油出口被迫中断的危险。而就在此前一周,美国副总统彭斯到访阿根廷时,阿根廷25年来首次放开了对美国猪肉的进口。人们不禁要问,在特朗普时代,美国与阿根廷的关系怎么了?
从“肉体关系”到贸易争端
美国一直以来都是阿根廷在全球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到2016年,美国仍是阿根廷第一大投资来源国、最大债权国和第三大贸易伙伴。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阿根廷总统梅内姆曾毫不掩饰地把与美国的关系形容为“肉体关系”。美国则把阿根廷视作其“除北约以外的盟友”和“在拉美的战略支点”。
2001年底,阿根廷爆发了其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但美国并未对这个有“特殊”关系的盟友施以援手,甚至在这一年以检验检疫不合格为由限制从阿根廷进口新鲜柠檬和牛肉。两国关系由此开始渐行渐远。
2002年起,拉美左派崛起,不断扩展政治版图。2003年底,阿根廷中左派总统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带领国家逐渐摆脱了经济危机的阴影。但主张拉美区域一体化和“去美国化”的基什内尔却联合本地区其他左派政府与美国唱起了“对台戏”。
2005年11月,在阿根廷召开的第四届美洲国家首脑峰会上,基什内尔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和巴西总统卢拉一起强烈抨击美国的小布什政府。基什内尔曾表示,美国推行的政策加剧了拉美国家的贫困,让一些国家的民选总统被迫下台,破坏了这些国家的稳定。美国对拉美的现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美阿关系由此进入冷冻期。
从2003年到2015年,基什内尔与其妻子克里斯蒂娜先后担任阿根廷总统长达12年。其间,该国国内发生了严重的能源危机,加之同为左派阵营,阿根廷与拉美反美态度最强烈的委内瑞拉日渐亲密。通过一系列能源合作,委内瑞拉帮助阿根廷缓解能源危机。同时,购买了大量阿根廷国债,又帮助其应对债务危机。两国还共同成立了南方银行,对抗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金融组织对拉美的经济管控。2009年底,在克里斯蒂娜的总统就职仪式上,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曾评价两国关系为“前所未有的亲密”。
2009年初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后,一改前政府的拉美战略,开始在“后院”“化敌为友”,积极缓和与阿根廷的关系。从2010年起,奥巴马与克里斯蒂娜多次在国际多边场合进行了会晤,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也访问了阿根廷。但鉴于阿根廷与委内瑞拉的密切关系,美国通过放大阿根廷政府一些腐败案件等手段给克里斯蒂娜也制造了不少麻烦。这一时期,美阿的外交关系有一定的改善,但在经贸领域的合作并不令人满意。2015年7月,世界贸易组织裁决要求美国对阿根廷牛肉开放市场,而美方却仍对此置若罔闻。
2015年12月,阿根廷右翼政治人物马克里击败连续执政两届的克里斯蒂娜当选总统,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并积极修补与美国的关系。
2016年3月,奥巴马成为近20年来首位对访阿根廷进行国事访问的美国总统,并表达出对阿根廷新政府的大力支持。两国签署了价值超过25亿美元的经贸合作协议。奥巴马还把阿根廷定位为“新的亲密盟友”,并同意对美进口阿根廷柠檬、牛肉等农产品解禁。但特朗普上台后,却叫停了奥巴马政府与阿根廷达成的农产品进口贸易协定,并开始对阿根廷生物燃料进行反补贴调查。
特朗普时代 美阿关系面临的首个重大挑战
今年4月28日,特朗普在白宫与马克里举行了首次会晤。特朗普对马克里实施的经济改革予以极高评价。双方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达成广泛共识,但美方对鼓励美国企业赴阿投资未置可否,在涉及解决双边贸易争端的问题上,也只同意重新开放对阿根廷柠檬的进口,对解禁牛肉贸易和终止生物燃料反补贴调查并未给出明确答复。
8月22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到访阿根廷。马克里希望此访能在解决牛肉和生物燃料贸易的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彭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对马克里实行的改革极尽溢美之词,对解决阿方最关心的双边农产品贸易障碍也作出口头承诺。打算“趁热打铁”尽快解决两国贸易争端的马克里,还宣布25年来重开对美国猪肉的进口。但马克里这份儿“大礼”只换得了特朗普让阿檬16年后重进美国市场,并未触及马克里最想解决的牛肉和生物燃料贸易争端。而更让马克里始料未及的是,特朗普在解禁两国柠檬贸易的同时又宣布对从阿根廷进口的生物燃料征收最高64%的反补贴关税。
阿根廷是世界第三大大豆出产国。为缓解国内的能源紧缺,从2008年起,阿根廷开始大力发展生物燃料产业。以豆油和大豆副产品提炼的优质生物柴油和燃料乙醇,让阿根廷成为世界第一大生物燃料出产国。
近年来,阿根廷年产生物燃料保持在160万吨左右。2012年前,其90%销往欧盟。随着这一年欧盟对阿生物燃料征收最高26%的反倾销税,美国取代欧盟成为阿生物燃料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去年,阿出口生物燃料的90%销往了美国,价值超过12亿美元。而同年美阿两国贸易总额约21亿美元。据预测,明年阿根廷生物燃料产量将创历史新高,达到170万吨。
与生物柴油贸易获得的利润相比,阿根廷对美国柠檬出口的年收益仅为5000万美元。如果美国开放对阿牛肉进口,阿方每年将有望增收至少2.5亿美元。在未征收反补贴税前,美对阿生物燃料的进口关税仅为4.5%。美方的反补贴措施意味着阿生物燃料出口将全面停滞,阿根廷经济也将遭到重创。这让两国关系在特朗普时代遭遇了首次重大挑战。
阿根廷政府和相关业界人士强烈反对美方的反补贴措施,纷纷重申阿政府未对本国生物燃料生产企业发放出口或保护性补贴。马克里本人还亲自至信美国副总统彭斯,希望两国近快就此展开磋商。此外,阿方还将把此纠纷提请世贸组织裁决。但从两国解决牛肉贸易纠纷的经验来看,美国未必会对世贸组织的裁决予以积极回应。
两位商人总统跳起的“探戈新舞步”
分析人士指出,在特朗普上台前,阿根廷与美国经历了从亲密盟友到冷淡疏远,再到重建新盟友关系的过程。在阿根廷政局向“右”转后,马克里政府开始注重修补与美国的关系,希望巩固和深化重建不久的新盟友关系。但随着特朗普时代的到来,美国对拉美策略又发生了重要变化。奥巴马主张的建立在缓和政治关系基础上实现“化敌为友”的战略,被特朗普着眼于美国经济利益而对盟友重新“洗牌”的策略所代替。从特朗普执政以来对拉美国家采取的一系列政策来看,其将政治同盟弱化,更多的是把美国经济和安全等各方面利益最大化,并在此基础上重新处理与拉美国家的关系。
未来的阿根廷与美国关系将会沿着特朗普拉美策略的路线继续发展。较为看重发展与美国关系的马克里政府,需要在对美交往中付出更多的代价与耐心才能换取特朗普的支持,甚至包括容忍美方对其实施国内政策的“指导”。近来,特朗普政府和美国主要财团已明确表示,如果阿方希望获得美国的大批投资,就必须对阿根廷现行的税法和劳工制度作出全面改革,以降低投资者的生产成本和风险。对于以“民粹主义”泛滥和劳工保护最为苛刻而著称的阿根廷,改革相关领域的法律制度将是马克里政府面临的巨大挑战。
在私人层面,马克里与特朗普是老相识。早在上世纪90年代,马克里的家族企业、阿根廷第二大财团“马克里财团”,在进军纽约地产业时,马克里的父亲老马克里曾一度与地产大亨特朗普“打得火热”。马克里也因此与特朗普一家来往频繁,还时常与特朗普在高尔夫球场上一较高下。但好景不长,为争夺纽约一块黄金地块,在老马克里与特朗普进行过一次鲜为人知的密谈后,马克里家族出人意料地以约1.2亿美元的超低价格割舍了这块宝地,并退出纽约地产业。坊间传言,激烈的生意竞争和利益得失让两家从此分道扬镳并开始交恶。但马克里在担任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长期间,曾邀请特朗普参与市政工程投标,由此看来,两人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而同为成功商人出身的两位总统,都把商业经营手段用于治国理政,在彼此为本国利益的较量中恐难分伯仲,两国关系未来前景全看两人如何跳好新的“探戈舞步”。

 

安徽大学拉丁美洲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4
联系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肥西路3号  邮编:230039  (皖ICP备0205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