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关于我们
本所简介
所长致辞
联系方式
拉美动态
拉美快讯
聚焦中拉
研究资讯
国外研究
国内研究
资料分享
项目合作
本所动态
合作机会
拉美万象
拉美概况
拉美百科
·主页 | 研究资讯 | 资料分享
拉美:本世纪以来最为困难的一年
信息来源:今日头条     日期:2017-03-01

作者:孙岩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长
2016年是拉美政治、经济、社会局势变化很大的一年,政治乱局、经济衰退与社会动荡三重危机叠加,从持续时间、恶化程度和后续影响来看,甚至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还要严重。
从政治上看,拉美左翼执政国家大多陷入执政困境。巴西总统罗塞夫被反对派联手弹劾下台,玻利维亚左翼执政联盟提出的修改总统连任限制的宪法公投未获通过,墨西哥中期选举执政左翼政党失利,智利左翼执政联盟在市政选举丢失包括首都在内多个重要城市控制权。与此同时,右翼力量逐渐占据政治舞台中心。2015年12月委内瑞拉的反对派掌控了国会,阿根廷中右翼总统马克里上台执政,2016年7月秘鲁右翼领导人库琴斯基上台。“左下右上”成为本年度拉美政坛发生的最大变化。
这些变化只是拉美政治生态“向右转”的开始。“左、右翼钟摆式”的摆动规律在拉美依然有效。未来两年很可能是拉美过渡和动荡的两年,而未来四年甚至是八年内,右翼很可能会重新占据拉美政坛的主导地位。但无论左翼右翼,当前拉美各政府都面临着政治权威虚弱的困境,所以纷纷把搞经济、促民生作为执政要务。
从经济上看,拉美今年状况也不容乐观。第一,地区经济大国纷纷陷入困境,拉低了整个地区经济增长态势。
第二,拉美经济陷入了大面积、整体性衰退。传统上,拉美经济有一个“跷跷板规律”:要么是依赖美国的墨西哥等国经济好转,比如上个世纪末的1999—2000年;要么是依赖资源出口的巴西、阿根廷等国经济高速增长,比如本世纪的头十年。但是像2016年这样从南到北整体萎靡不振的局面在过去十几年是比较少见的。即便被认为是拉美经济发展“亮点”的环太平洋国家,如智利、秘鲁、哥伦比亚,其今年的经济增长率预期也从原来的4%—5%下调到1%—2%。
第三,拉美国家经济复苏基础依然脆弱,易受外部冲击影响。比如巴西,从第二季度末开始,部分信息显示其经济衰退渐趋谷底,但特朗普的当选使巴西对明年的预期再次下调。
社会动荡是当前拉美各国所面临的另一个“乱局”。过去十年,拉美左翼政府利用高福利政策,培育了大量的新兴中产阶级。但是这些新兴中产阶级在民生产品、政治诉求方面的新要求未能得到满足,反而成为了左翼政府的掘墓人。新兴中产阶级的愤怒和不满同时也引发了整个社会诉求和关注点的变化,比如说对腐败问题的重点关注。
另外一个导致社会生态变化的因素就是政治对抗。几乎所有的拉美国家都发生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和罢工,有反对现政府的、反对社会不公的,还有要求提高工资、提高福利的,各种相互矛盾的诉求交织混杂。与此同时,拉美也进入社会思潮重塑的重要阶段,除了左右翼思潮对立外,还有整个社会对当前拉美政治制度、发展模式的思考。
在外交方面,拉美则有不少亮点。其中有习近平主席对拉美地区的出访,有奥巴马对古巴的访问,这说明域外大国对拉美地区的关注在增加。但是另一方面,拉美地区还有很多的外交困局存在,如在左翼执政的十几年里获得巨大成就的拉美地区一体化面临诸多风险。今年对拉美外交冲击最大的则是特朗普的当选,因为选前几乎所有拉美国家都把宝押向了希拉里。受冲击最大的是墨西哥、古巴还有中美洲国家。墨西哥比索在短短三天内贬值15%,股市下跌了7%;古巴则担心美古关系缓和的步伐会出现停滞甚至逆转;中美洲国家担心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会把大量的中美洲移民遣送回来。智利、秘鲁这类与美国签有自贸协议和加入了TPP的国家则担心会被美国“甩到一边”。
在这种情况下,中拉关系发展面临着近十多年来的最大机遇。拉美的主要大国均没有能力主导地区一体化和地区事务,美国这个最重要的域外大国则释放出了孤立主义信号,在拉美还出现了几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对中国的重视,显示很多拉美国家在国际环境及美国巨大的不确定性面前,将中国视为了未来发展的重要支柱。
那么,在拉美地区,中国该如何作为?
第一,应该继续推动中拉在经贸领域的全方位合作。中国现在是拉美几乎所有国家的第一大或第二大贸易伙伴,但是拉美国家普遍对中拉贸易结构——拉美出口原材料产品换取中国的工业制成品的传统结构不太满意。中国应当继续推动贸易、投资、金融三个领域的互利合作并进,确保中拉关系不走调、不变调。同时,拉美也是中国推进国际产能合作的最佳平台,因为与非洲相比,拉美的工业基础较好,且资源丰富、市场广大。
第二,要对过去十几年来对拉美政策的经验和教训进行总结。自2008年中国发布首份《中国对拉美-加勒比政策文件》之后,中拉关系已经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这次习主席访问后,中国将发布第二份对拉美政策白皮书,充分体现出在战略上对拉美地区的重视。
第三,要把现有的中拉合作从传统的双边合作转变为一个长期性的、机制性的、可持续性的合作,把中拉合作的成果确定下来,比如巩固和加强中拉合作论坛机制、建立多渠道、多层次自贸安排等。
所以总体而言,中拉关系面临着历史发展机遇,中国外交在拉美大有可为,也应该有所作为。

安徽大学拉丁美洲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4
联系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肥西路3号  邮编:230039  (皖ICP备0205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