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关于我们
拉美动态
研究资讯
项目合作
拉美万象
党的建设
首页  拉美动态  拉美快讯
墨西哥叫停外卖,百万桶原油待补
信息来源:腾讯新闻     日期:2022-02-28

墨西哥的原油出口将逐步减少,但其2023年零出口的承诺挑战大于实际。


近日,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首席执行官在公开场合发表声明:墨西哥将于2023年停止出口石油,并且在2022年将出口量从原来的100万桶/日直接降至43.5万桶/日。给出的解释是以此响应政府的国内燃料市场实现自给自足战略。


墨西哥作为非OPEC产油国,停止对外石油出口就意味着退出OPEC+,意味着OPEC+将减少逾百万桶/日的原油出口量。这对于紧平衡的国际原油市场而言,无疑将激起千层浪。


1


冲击市场供应结构


墨西哥原油出口量逾百万桶/日。据Pemex统计数据,2021年11月墨西哥原油出口量102.5万桶/日,1-11月平均101.7万桶/日。


如果墨西哥停止出口石油的计划实现,将对全球原油供应结构和价格产生较大冲击,产生总量缺口和油质匹配两大方面的问题,导致传统买家的原料配比出现大的缺口,进而带来供应和贸易结构的转变。


据BP统计年鉴,美国是墨西哥第一大原油买家,约占出口总量的58%;其次是欧洲,占14.9%;印度居第三,占14.1%。出口中国的量在总出口量的占比不足1%。在墨西哥原油出口为零的情况下,美国、欧洲和印度等国将被迫选择其他原料来源。


墨西哥出口原油中,83%为玛雅重油,17%为伊斯特莫轻油。全球原油产量中,重油占比较低,产量集中在沙特、加拿大、墨西哥和委内瑞拉。委内瑞拉产量增长前景仍然受制于美国政府的制裁。加拿大重油接近墨西哥主流油种玛雅原油的品质,但由于美国政府撤销了对加拿大Keystone XL管道的修建,使得加拿大原油对美出口的增量受限。


如果美国买家无法从墨西哥进口,可能转向中东地区寻找替代原油,亚洲国家也将被迫增加购买中东原油。对中东原油和对重质油的偏好,将使重油对轻油的价格折扣缩窄。


此外,墨西哥每年都参与石油市场的对冲交易,购买看跌期权,即以预定的价格卖出的权利,以锁定其净出口价格。在2021年11月初,墨西哥财政部以每桶60~65美元的价格对冲2022年的石油收入。墨西哥停止或减少原油出口,可能意味着卖方的对冲规模减少,进而有助于支撑长期油价。但如果未来油价下跌,将会加剧市场的悲观情绪。


2


关键在“国家精炼计划”


早在2018年,墨西哥就提出了国家精炼计划,以实现能源的自给自足,包括维修升级6个现有炼厂和1个新建炼厂。这是墨西哥停止原油出口的动机,而国家精炼计划能否落地也成为墨西哥原油出口能否真正停止的关键。


就目前情况来看,墨西哥现有炼厂的恢复速度和新建炼厂的建设速度都差强人意,2023年停止原油出口以实现内部消化存在较大的挑战。一些知名研究机构(如RBN),以及前政府能源部官员罗萨内蒂·巴里奥斯都表示“这似乎是不可能的”。


墨西哥国内现有的6个炼厂合计炼能154万桶/日。据了解,由于投资不足、基础设施薄弱,以及其他非经济因素(停电、燃料偷盗等),墨西哥炼厂平均开工率不足50%。如果开工率达到100%,现有炼厂的加工能力可以完全消化约100万桶/日的出口资源。但实际情况是,墨西哥炼厂2021年的开工率虽然有明显回升,但距离其2013年近80%的开工率水平仍有较大的差距。在两年内将开工率提升到2013年的水平,值得怀疑。


墨西哥新建炼厂建设进度缓慢。政府计划在Dos Bocas新建的炼厂于2022年7月投产,涉及炼能34万桶/日,但最可能的情况只是试运行。Dos Bocas炼厂于2019年中开工建设,建设周期设计为36个月。至2020年12月,已经过去了18个月,炼厂的项目进度仅为19.5%。比较讽刺的是,墨西哥能源部官员罗西奥·纳勒表示,该项目于2020年10月完成了24%。


事实上,墨西哥政府推出的国家精炼计划和投资饱受诟病。墨西哥计划投资13亿美元升级改造现有的6个炼厂,投资可能超过124亿美元用于新建炼厂。但据外媒报道,一些行业内人士建议墨西哥当局应该将更多的精力和资金投入到现有的基础设施上,而不是扩建新厂。


3


计划落地存在挑战


墨西哥要实现停止原油出口计划,实现汽柴油进口转国产,关键要应对现有炼厂的加工瓶颈。


原料方面,2020年墨西哥炼厂加工的轻质和重质原油搭配比例是1:1,其国内生产的轻质和重质原油比例是2:3,重质原油比轻质多的部分用于出口。在这种情况下,墨西哥要实现能源自给自足,完全消化国产重质原油,需要对应的轻质油搭配。但墨西哥轻质原油产量有限,完全消化重质原油可能意味着需要补充进口轻质原油,而墨西哥历史上几乎没有进口原油的记录。在能源独立的要求下,逐步减少而不是停止重质原油出口,提高重质原油加工能力更符合墨西哥政府的倾向。


装置方面,墨西哥炼厂的尼尔森系数平均在7左右,几乎是印度的一半。这决定了炼厂对重质原油的加工适应能力。因此,装置的升级也需要投资,但墨西哥政府的重点却落在了新建炼厂。


此外,债务负担过重,也使Pemex炼厂建设投资掣肘。Pemex是目前世界上负债最多的石油公司。尽管墨西哥政府做出了重大让步,如减税和其他债务减免等,但其仍有超过1000亿美元的债务负担。


综上所述,如果墨西哥停止原油出口会带来市场供应结构的转变,一定程度上会支撑长期油价,但其制定的时间表可能过早,因为墨西哥现有炼厂的恢复进度和新建炼厂的建设进度缓慢,并不支持政府停止出口原油承诺兑现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壳牌与Pemex均持有位于美国休斯敦附近的Deer Park炼厂(炼油能力34万桶/日)50%的股份。2020年10月,Pemex拟收购壳牌剩余股份,2021年底美国财政部下属的美国投资委员会已经批准了这一收购,Pemex将全资控股Deer Park炼厂。墨西哥政府表示将把Deer Park炼厂囊括进墨西哥的炼油系统内。这可能意味着“停止出口原油”的说法另有内涵,即向Deer Park供应原油不算“出口”。


其实,墨西哥政府的计划能否兑现可能并不重要,而应当注意的是,墨西哥石油出口减少的趋势既有政府承诺支持,也有Pemex炼厂扎实推进。墨西哥的重质原油买家需要应对这种转变。


安徽大学拉丁美洲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4
联系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肥西路3号  邮编:230039  (皖ICP备0205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