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关于我们
拉美动态
研究资讯
项目合作
拉美万象
党的建设
首页  研究资讯  国内研究
秘鲁似乎做对了一切,为何仍然成为南美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
信息来源:澎湃新闻     日期:2021-05-27

尽管秘鲁是拉美最早实施新冠病毒预防措施的国家之一,但是秘鲁现在却是拉美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第二多的国家,疫情严重程度仅次于巴西,截至5月26日,秘鲁累计报告的确诊病例超12万例。对此,有专家认为,秘鲁社会经济的严重不平等是该国疫情严重的原因之一。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月26日报道,秘鲁与其邻国巴西的疫情应对措施截然不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一直在淡化疫情的风险,而秘鲁总统比斯卡拉早在3月15日就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实施强制自我隔离、封锁该国边界、宵禁等措施。


然而,抗疫措施大相径庭巴西和秘鲁现在都是拉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秘鲁政府数据显示,该国约85%配有呼吸机的重症监护病房床位已被占用,医院里人满为患。秘鲁医学院的塞利斯(Alfredo Celis)博士向CNN透露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棘手程度已经超过了该国卫生部门的应对能力。


“社交距离”难以保证


秘鲁医生埃尔默·韦尔塔(Elmer Huerta)认为,秘鲁的社会经济严重不平等是该国疫情严重的原因之一。“尽管有封锁措施,但是秘鲁的许多穷人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别无选择,只能冒险外出去工作、获取食物,甚至前往银行取钱。”韦尔塔说。


秘鲁2017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秘鲁只有49%的家庭拥有冰箱或冰柜(城市地区为61%)。韦尔塔指出,这意味着很多人需要每天去市场(购买食物),因为他们无法在家储存食物。


在秘鲁颁布“居家令”约一个月后,4月14日,CNN旗下的秘鲁电视台(TV Peru)拍到了市场内购物者排队等候几小时,顾客四处闲逛的场景。排队的一位妇女向媒体表示:“我们必须忍受(人群),别无他法。因为假使不来排队,那么我们就没有吃的”。


秘鲁经济学家、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助理教授瓦尔加斯(Kristian Lopez Vargas)指出,许多秘鲁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根本无法与社交隔离措施相协调。


他表示,30%以上的秘鲁家庭生活在过度拥挤的环境中,4个人或者更多的人在同一间房里睡觉。秘鲁国家统计与信息研究所的数据显示,该国超过72%的人在非正规经济部门工作,外出工作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政府抗疫措施存弊端


瓦尔加斯强调,虽然秘鲁政府为帮助数百万秘鲁最弱势的家庭而出台经济刺激计划是个好主意,但是其分配方案却设计得很糟糕。


秘鲁银行保险基金监管局(SBS)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秘鲁全国只有约38%的成年人拥有银行账户,这意味着多数受助者不得不亲自前往银行领取救济金,“正因如此,这些政策反而诱导群众大量聚集在银行,造成了不必要的伤害。”瓦尔加斯说。


由于疫情始终未得到控制,5月22日,秘鲁总统比斯卡拉宣布,为避免疫情进一步蔓延,秘鲁政府决定在5月24日全国紧急状态结束后,对现行的强制隔离政策进行适当调整,并再次延长至6月30日。比斯卡拉强调,在“居家令”实施的最初几周里,有3000人因违反防疫规定而被捕,“从这场新冠肺炎大流行中吸取的教训是秘鲁民众必须改变某些‘造成严重损害的社会行为’。”


对此,医生韦尔塔和经济学家瓦尔加斯警告称,不要将太多的责任归咎于民众,“大流行暴露出的根本问题并非是什么新问题”。


安徽大学拉丁美洲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4
联系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肥西路3号  邮编:230039  (皖ICP备0205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