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关于我们
拉美动态
研究资讯
项目合作
拉美万象
党的建设
首页  研究资讯  国内研究
拉美大选中的“愤怒票”现象
信息来源:拉美研究通讯     日期:2018-10-27

编者按:


从2017年10月至2019年底,拉美将有14个国家先后进行换届选举。在已经结束的大选中,有一些分析认为拉美正在“向右转”,其中以智利为代表;也有观点认为拉美的“民粹主义”正在抬头,尤以墨西哥最为突出。针对这些选举结果,西班牙顶尖国际研究智库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发布了分析报告《“愤怒票”:拉美新的(或不那么新的)选举现象》,对其中的一些特点进行归纳,进而分析其原因。报告认为“愤怒票”现象正在拉美蔓延,而下一个可能出现的国家正是巴西。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提到的“愤怒票”内涵与“反建制主义”、“民粹主义”等概念具有相似的特征,这也从另一个层面反映出类似概念的模糊性特征。在巴西大选第二轮投票即将开始前,本期智讯栏目将对该报告的主要内容进行介绍,对观察拉美大选提供一种视角。


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的分析报告开篇就提出对拉美“向右转”这一看法的异议,认为除了中右翼在大选中获胜外,也同时存在左翼的胜利,如哥斯达黎加的社会民主派候选人、墨西哥的左翼政治领袖、还包括委内瑞拉的“21世纪社会主义”,多样性而非“向右转”是其中的一大特点。但是在选举结果的多样性中,也出现了一些共性现象,即越来越多的“愤怒”选民不满意现有政策的低包容性,批评现有政治体制的低效能,进而用选票惩罚现存建制。因此,更多的投票是因为“反对”而非“支持”。这一类选票被称为“愤怒票”,也就是反对现有政党、反对传统政治精英和反对由绝大多数民众曾经认可的民主机制。针对这一现象,报告分三部分进行了阐释。


一、“愤怒票”产生的政治背景


在1997-2002年间,拉美曾经历过一轮“愤怒票”的历史。当时拉美遭遇“失去的五年”,大众不满意政治绩效,多个拉美国家长期执政的政党或两党政治格局被打破,包括墨西哥、委内瑞拉、乌拉圭等。此后,随着经济逐渐好转,在2003-2013年,拉美迎来“黄金十年”,政治局势回归稳定,魅力型领袖开始上台,“愤怒票”退出政治舞台。然而自2013年开始,拉美经济发展再一次陷入困境,民众的不满重新出现。民众拒斥现有政治体系的运作,包括庇护主义、腐败和糟糕的行政实践;质疑现有的经济发展模式,认为经济危机与该模式相连;对社会的不安上升,反映在对代际生活境遇改善的期望下降,以及担忧失去现有的社会地位。不少民众甚至对“民主”感到失望,“愤怒票”随之出现。


二、“愤怒票”的特点


由于拉美国家的异质性和不同的政治与选举过程,“愤怒票”的表现形式也是差异化的。尽管如此,“愤怒票”同样存在着一些相似的特征:


第一,“愤怒票”是民众的一种宣泄,表达对政治制度与政治代表深深的不满,选民因此寻找政治的“局外人”来替代传统的政党和领袖。然而这些“局外人”通常也并非在政治体系之外,他们要么曾经在政府中任职,要么是议会中的反对派,但其支持者并非来自主要政治力量,而是政治体系的边缘。他们并不想要改革现存政治体制,而是向选民传递与现存政治体制决裂的信号。而选民中也出现了新的分裂,政治极化现象日益加剧,这就给“局外人”提供了上台的契机。


第二,“愤怒票”并非是线性和整体的,而是多元和异质性的。它更像是“反对某物”,而非“支持某人”,因此试图利用“愤怒票”的政治人物在意识形态上各异,囊括左翼和右翼,但均具有反建制、反政党的特征。这些政治人物承诺迅速和深层次的变革,简化政治话语,提供简洁的政治方案,以便获取绝大多数选票。


第三,“愤怒票”出现的社会通常存在社会信任缺失的现象。这一现象的存在就形成了一种循环:由于民众对公共机构的信任缺失,导致怀疑心态上升;而怀疑心态的存在又隐藏着对政治制度较高的要求;由于这些要求无法较为容易地实现,导致民众具有较高的批判性,最终导致现有民主机制的危机。而拉美是世界上信任度最低的地区,较为容易形成上述循环,这就容易出现利用“愤怒票”的政治人物。


三、“愤怒票”的案例


从2017年开始,在拉美已有多国出现“愤怒票”现象,包括智利、洪都拉斯、哥斯达黎加、哥伦比亚、巴拉圭和墨西哥。在近期选举中,下一个可能出现“愤怒票”现象的国家是巴西,博尔索纳罗具有突出的特征。他从未进入权力中心但希望借助于小党的支持来赢得选举胜利;他的话语具有蛊惑人心的色彩,来激发民众的不满。但是他的困难在于建立联盟,来弥补在地区层面的不足。


报告在最后认为,“愤怒票”产生的原因是多样的,尤其是自21世纪以来拉美社会经历的深层次变革。只要经济增长依然乏力,社会改革的期许无法实现,“愤怒票”的现象将会持续存在。正如智利前总统里卡多·拉戈斯所言:“我们正面临严重的制度危机。这不是因为制度不再运作……而是因为它正在失去合法性……我们不应再简单地诉诸于左翼或右翼的议程,而是应该直面国家面临的更大冲突,重建信任。”


安徽大学拉丁美洲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4
联系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肥西路3号  邮编:230039  (皖ICP备0205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