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关于我们
拉美动态
研究资讯
项目合作
拉美万象
党的建设
首页  研究资讯  国内研究
拉丁美洲:“断裂”的年代
信息来源:拉美研究通讯     日期:2019-01-07

编者按:


2018年11月,美国著名智库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拉丁美洲项目发布了第38份美洲报告《断裂的年代:拉丁美洲的国内与国际挑战》。作为拉美研究领域享有盛誉的机构,这份报告既是对拉美当前形势的回顾与展望,也是拉丁美洲项目成立40周年纪念活动的小结。报告由五组文章组成,主要涉及两大问题:一是腐败对拉美的政治影响;二是国际环境变化对拉美地区整合的影响。报告的撰写人既包括巴西前总统卡多佐等政界要人,也包括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美墨研究中心主任拉法尔·费尔南德斯·德卡斯特罗等研究人员,还包括秘鲁著名记者里卡尔多·乌塞达等媒体人士,为理解拉美的国内外问题提供了多元化的视角。本期智讯将选登报告主编、威尔逊中心拉丁美洲项目主任辛西娅·安森撰写的引言,以为理解该报告提供一条线索。


辛西娅·安森在开篇就指出:似乎用“断裂”(disruption)最能界定我们时代的特性。对于革新者而言,“断裂”意味着想象与创造的飞跃,超越当前可能性的限制;但在政治与国际关系领域,“断裂”同样意味着规则和基本原则的破碎,成为不安、冲突和分裂的源头。该报告主要探讨造成拉美“断裂”的两种来源:


一、腐败丑闻及其国内政治影响


在拉丁美洲,腐败正搅动着国内政治,其中有两大突出案件:一是巴西的“洗车行动”,牵扯到市长、州长、议员、总统等各层级政治人物。截至2017年,已有超过140人被判刑;二是建筑业巨头奥德布莱切特(Odebrecht)公司腐败案,牵扯到拉美10国的多位政界要人,其中秘鲁前总统库琴斯基已因该案辞职。除这两个案件外,危地马拉前总统奥拓·佩雷斯和现任总统吉米·莫拉莱斯、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哥伦比亚反贪机构负责人路易斯·古斯塔沃·莫雷诺等都受到反腐机构调查;墨西哥前总统培尼亚·涅托深受腐败丑闻困扰,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被称为“黑帮国家”等,拉美的腐败事件不胜枚举。腐败在拉美已不算新闻,巴西前总统卡多佐就指出:腐败已经成为一种执政方式,一种政府获得及维持权力的根本机制。


腐败对于社会的影响是显著的:根据民调公司“拉美晴雨表”的调查,拉美民众对于民主制度的满意度自2009年后逐年下降,尽管腐败不是其中的唯一原因,但是重要因素。此外,腐败对经济增长有严重损害,阻碍投资和税收。腐败同样扩大不平等,将用于改善中低收入阶层的公共资源耗尽。正如巴拿马前驻美大使海梅·阿莱曼在报告中所言:当腐败猖獗时,穷人付出了最高昂的代价。


然而这些腐败案件也有一些史无前例的方面:丑闻的规模、跨国的范围、尽管不均衡但却不断增长的反腐努力,以及民众不断上升的愤怒程度。对腐败的容忍度不断下降正成为一种全球现象。在拉丁美洲,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既是结构性的也是制度性的。结构性原因主要由于中产阶级群体的扩大,那些脱离贫困的中产阶级对高质量的公共服务有更多需求,对腐败将有限的公共资源用于私人所得变得无法容忍。信息技术的变化也是结构性因素之一。而制度性原因包括不断增长的司法系统的独立性及能力、媒体的批判性角色、法律体系的改革等。现在唯一有待观察的是当前是否是拉美腐败的一个转折点。尽管拉美社会做出了一定努力,但一些不利因素如司法体系的政治化、强势精英对反腐败的打击等也会使腐败继续蔓延。如果无法有效打击腐败,会使拉美民主体系的合法性受到进一步冲击。


二、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对区域经济整合的影响


特朗普在当选后奉行“美国优先”原则,从多边主义中撤退。在西半球,这一原则最直接的反应是在经济领域,要求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进行谈判,并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此后,特朗普又采取严厉的移民政策,美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对于美国在拉美的伙伴而言,特朗普处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方式似乎退回到20世纪80年代美国政府推动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的价值理念之前。然而在过去的10年间,拉美国家的区域整合政策和特朗普奉行的政策背道而驰。拉美国家加速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往来,特别是中国,中国成为了拉美的“大新闻”。


从2000年至2013年,拉美和中国的贸易额增长了2500%。在南美地区,大宗商品贸易的繁荣也推动了经济增长和社会脱贫,中产阶级规模增长了50%。然而中国对该地区的影响并非单一化的:中国的出口对墨西哥、中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的国内制造业造成了影响;而拉美地区的对华出口高度集中在大宗商品领域,这就引起了人们对拉美经济去工业化以及因繁荣—萧条周期带来的脆弱性的担忧。除了贸易领域外,中国对拉美的放贷也快速增长,特别是在基建和能源领域。在特定年份,中国对拉美的贷款超过了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和拉美开发银行的总和。


尽管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引起了美国的关注,拉美甚至被描述成中美俄大国竞争之地,但对绝大多数拉美国家而言,中国代表着一种机遇而非威胁,其资本和投资能帮助本地区解决发展难题。正如智利前驻华大使贺乔治在报告中所言:过去20年中国与拉美的联系意味着过去两个世纪以来拉美在国际关系领域最重要的重组。当然,对于中国在地区发展中能发挥积极作用的观点也并非共识。对于拉美的民主政体而言,它们担心中国公司缺乏透明度,担忧在大型基建工程中被迫接受中国劳工,以及在环境和劳工标准上受到中国投资的压力。中拉关系的发展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外,变动中的美拉政治经济关系也有许多有待回答的问题:美国的政策变动是否会加速拉美内部及向外的经济整合?在中美对抗日益加剧的情况下,拉美国家是否有机会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美国的经济增长是否会促进地区经济繁荣?抑或是美国经济政策的变动会否削弱拉美经济发展前景?除了美国因素之外,拉美地区是否做好准备控制并适应全球化的动力,特别是交通和技术的快速发展?在一个“多中心”的全球秩序中,什么是拉美更大层面的相对自治?需要指出的是,国内与国际环境的断裂带来破坏的同时也孕育着创造。而理解这些力量将会是趋利避害的第一步。


安徽大学拉丁美洲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4
联系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肥西路3号  邮编:230039  (皖ICP备020547号)